www.463.com引起庸官懒官  干部考核与唤醒挂钩是治理庸官懒政的灵光方法,● 干部考核与唤醒挂钩是治理庸官懒政的可行办法

Posted by

德国政治学家汉娜·阿伦特提出一个观点:平庸也是一种恶。养庸懒政的温床在短期内并没有给群众利益直接造成很大损失,也没有给社会造成多大危害,不像一些极端的恶那么容易辨识,但它造成的是庸官们用唯命掩盖自己的平庸、靠泯灭个性获得上级的赏识,最大危害在于使庸官们只对自己负责,而不对人民、国家、党负责,缺乏起码的责任意识,还创造了许多逃避责任、推诿责任的为官诀窍。这个温床效应具有渐进性、基础性、深远性的特征,不断劣化歪风邪气得以生存的土壤,污染了人们干事创业的精神源头。如果这个温床里躺着的庸官长期不被警醒,而且床外的许多人心向往之,那么相当一部分领导干部就会丧失当年夺取政权和建设初期那样一种蓬勃朝气,而变得明哲保身、暮气深沉、不思进取、不愿担当,最终使政权机器生锈、坏死,使执政党丧失先进性和执政地位。

马怀德则认为,庸官懒政的治理要依靠制度体系的建设:在行政程序方面,有些法律明确规定要集中处罚权和行政许可权,要一站式服务、一个窗口对外、一次性告知,用这些制度保证公务人员不至于推诿、拖延,保障相关人的利益;在问责制度上,现在国家也提出了凡是决策失误、工作失职造成重大财产损失等情形的,都要被问责。被问责的方式除了公开道歉以外,还有停职检查、引咎辞职、被免职等方式。在奖励制度方面,要和政绩考核、评价体系联系在一起,如果积极履行职责,从政绩考核的角度来讲就应该是被肯定的,应该与晋升提拔挂钩。

摘要:
继贪官之后,庸官、懒官、散漫官,近日来成为众矢之的,全国各地相继出台办法剑指庸官懒政。
据中评社报道,一些领导干部在岗不在状态,“在其位不谋其政”,出工不出力,出力不尽力。少数副职领导干部在同一岗位同一职务上从“青春期”干到““隐性失职”严重 中国多地整治庸官懒政继贪官之后,庸官、懒官、散漫官,近日来成为众矢之的,全国各地相继出台办法剑指庸官懒政。
据中评社报道,一些领导干部在岗不在状态,“在其位不谋其政”,出工不出力,出力不尽力。少数副职领导干部在同一岗位同一职务上从“青春期”干到“更年期”,思想上产生了惰性、工作上产生了惯性。
  竞争“短缺”问责“短路”考评“短腿”滋生庸官懒官  干部考核与提拔挂钩是治理庸官懒政的有效方法
  法制日报报道,继贪官之后,庸官、懒官、散漫官,近日来成为众矢之的,全国各地相继出台办法剑指庸官懒政。
  “庸官懒政是我国的一个吏治难题。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加大治懒治庸力度,着力解决干部管理不严问题’,全国一些地区进行了有意义地探索。有些举措对治理干部队伍中的庸懒现象产生了较好效果,但其治理的对象主要是一般干部,解决的问题也主要集中于‘显性问题’,对领导干部中的‘隐性失职’问题鲜有触及。”湖南省社会科学院政治与党建研究室主任周湘智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制度建设解决“庸”“懒”好处多
  “被诫勉谈话或受到通报批评的,当年不得参加评优评先,一年内不得提拔使用。”近日,《武汉市开展“责任风暴”、“治庸计划”的暂行办法》正式出台。
  根据暂行办法的规定,将解决好职能交叉重叠、责任不清、事权分离、多头管理和管理真空的问题。同时,武汉市将优化指标体系设置,分层分类建立考评指标体系,将责任落实到岗到人。
  此外,暂行办法还规定,将通过组织集中检查、明察暗访、日常考核、民主评议和群众举报等形式,实现监督检查的经常化和制度化。
  上述办法受到了社会各界的热烈追捧。为此,武汉当地还开通了“治庸”投诉热线,接受群众电话举报投诉庸官、懒官和散漫官。据报道,这部热线电话自4月11日开通后,3天内就接到了市民的投诉举报600余件次。
除了武汉外,全国多地都对庸官懒政采取了高压态势。  据公开资料显示,从2010年8月开始至当年11月底,山西省连续9次开展“整肃工作纪律、狠刹不良风气”专项检查行动。在此次专项检查行动中,一批“享乐官员”因上班期间“吃喝玩乐”被查处;一批“权力寻租官员”因“吃拿卡要”被追责。据统计,山西省共有421名官员被处分,30名官员被摘“乌纱帽”。
  而湖南省此前出台的《关于影响机关效能和损害经济发展环境行为处理办法》,则对需要问责的行为及处理方式,作了十分具体详尽的规定。具体包括,“对企业和群众的投诉、检举等无故不予受理或拖延的,对强买强卖、敲诈勒索、偷盗等行为不制止、不查处或查处不力的……都应当处理”。
  “上述规定或办法受到好评,说明了社会各界对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积极履行职责有一个期盼,对庸官懒政和不作为的行为也有一定的抱怨,一旦政府部门动真格地拿出一定的办法来治理这个问题,来促使各级政府机关积极履行职责,严格依法行政,群众当然是欢迎的,也是期待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对《法制日报》记者说。
  马怀德进一步分析说,通过制度建设来解决庸官懒政现象的好处就在于,“面对群众的一些要求或是社会责任,行政机关有时会发生一些不作为,导致社会秩序混乱、群众权益受到侵害,也会影响地方政府的公信力。如何能够保证行政机关履行职责、维护公共利益,是长期以来行政管理要面临和解决的一个问题。但是,以前通常的做法是发生了不作为行为后,群众可以申请附议,提起诉讼,这种事后监督成本比较高,往往也很难举证,很难打赢这种官司。而事先监督检查的权力又不在群众手里,而是在政府部门机关内部,所以说政府部门内部通过规章制度形成这样一种监督机制,督促工作人员积极履行职责,这等于是抓到当前行政管理的一个症结、一个病根”。
  部分官员“隐性失职”严重
  据了解,各地积极整治庸官懒政的背后有着深刻的背景以及所面临的严峻形势。
  周湘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近年来,庸官懒政问题逐渐成为我国公共部门人力资源管理中的一个突出矛盾。一些领导干部在岗不在状态,“在其位不谋其政”,出工不出力,出力不尽力,“领导召见不献一计,同级会商不见一词,下属请示不发一令”;一些人“混”字当头,无所用心、无所作为;一些干部办事拖拉、工作推诿、纪律涣散、追求安逸,集中表现为“心懒、嘴懒、手懒、身懒”。  对于上述庸官、懒官,一些群众将其概括为“平平安安占位子,忙忙碌碌装样子,疲疲塌塌混日子,年年都是老样子”,并将这些人形容为干部队伍中“占着位子不干事,拿着工资不出力”的“南郭先生”、“山寨领导”。
  “特别是一些单位的极少数副职领导干部认为自己‘上有一把手,下有帮手’,‘站着不长,绊倒不响’,存在满于现状、贪图安逸、作风漂浮、得过且过的现象,存在一定程度上的保守主义、生活上的享乐主义、工作上的形式主义。同时,副职领导干部‘一纸文件定终身’的现象也很普遍,不少副职领导干部在同一岗位、同一职务上一呆就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从‘青春期’干到‘更年期’,思想上产生了惰性,工作上产生了惯性,给部门工作的顺利开展与政府部门形象的有效塑造带来不利的影响。”周湘智说。
而对于庸官懒政不断滋长的原因,周湘智认为主要有三大原因。
  “首先是竞争‘短缺’,动力不足。领导干部选拔任用方式缺乏民主性和科学性,尚未形成竞争择优的管理机制,特别是未能真正做到干部能上能下。”周湘智说,第二个原因是问责“短路”,压力不大。现有制度对于那些安于现状、不思进取、得过且过的“隐性失职”行为,尚未实行有效问责制度。
  周湘智说,第三个原因在于考评“短腿”,活力不强。庸官之所以能混,懒官之所以能撑,跟目前比较模糊的考核方法不无关系。现行的干部考核往往体现在年终的本人述职上。一个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只要不做太出格的事情,往往很容易通过群众和组织的测评和考核。同时,公众对领导干部的任命、升迁乃至考核、评价缺乏实质性的权力,甚至投诉无门,使那些没有“硬伤”的干部没有压力、没有敬畏之心、没有危机感。
  治理庸官需与干部提拔挂钩
  在仔细对一些地方的治庸样本进行了考察之后,周湘智认为,湖南省平江县的作法较有代表性。
  据介绍,平江县在全县40个县直单位实施了名为“差额竞职”的系列改革措施,其具体做法包括:班子副职全员参与竞职考验。平江县在此次改革中,要求全县所有县直单位的副职必须参与此次公开竞职,接受考验;民主集中严格筛选差额“挑战者”,对参与差额竞职的非班子成员设定了较为宽松的条件,为保证参与正式竞职人员的高质量与代表性,该县采取了“一初审二考察三测评四公示”的筛选办法;公开竞职演讲,平等接受挑选。由组织部门组织召开单位全体干部职工大会,全体现任副职与1名差额竞职人选进行施政演讲,公开陈述其德才表现、工作业绩、对岗位的认识以及今后的工作打算等。
  据了解,通过改革,平江县先后有8名不合格副职领导干部被淘汰,5名优秀干部走上领导岗位。尤其是规定各级干部只有年度考评达到“优等”等次才能具备被推荐提拔的资格,做到“平者让、劣者下、能者上”,使庸官失去生存的土壤和市场。
  “干部考核直接与提拔挂钩被实践证明是行之有效的方法,指向性很强。官员提拔与干部考核直接关涉到每个官员的切身利益,通过建立‘要么干得好,要么交枪’的明确‘买单制’,能有力地提高庸官懒政行为在官员提拔与干部考核的权重,增加失职行为的风险,成为撬动官员加强工作主动性、示范性与创造性,促进模范履职的‘阿基米德支点’。”周湘智说。
  周湘智还认为,可以考虑运用体制外的互联网络举报以及体制内的与官员考核相结合。“通过互联网,广大官员被置于人民群众监督的汪洋大海之中,强大的外部压力迫使他们不断地努力改进工作、改进作风、为民履职”。
  马怀德则认为,庸官懒政的治理要依靠制度体系的建设:在行政程序方面,有些法律明确规定要集中处罚权和行政许可权,要“一站式服务”、“一个窗口对外”、“一次性告知”,用这些制度保证公务人员不至于推诿、拖延,保障相关人的利益;在问责制度上,现在国家也提出了凡是决策失误、工作失职造成重大财产损失等情形的,都要被问责。被问责的方式除了公开道歉以外,还有停职检查、引咎辞职、被免职等方式。在奖励制度方面,要和政绩考核、评价体系联系在一起,如果积极履行职责,从政绩考核的角度来讲就应该是被肯定的,应该与晋升提拔挂钩。
  “只有通过这样全面的制度体系的构建,才能促使公务人员积极行使权力、履行职责。这其中虽然还涉及公务人员的素质、精神等因素,但主要还是要靠制度来抓。”马怀德说。

推动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要下狠心。再好的制度若不严格执行就等于零,就会有人去违犯。要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劲头把《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若干规定》用起来、落实好,真正让“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的考核奖惩机制起作用。让不作为、不称职的干部“下”,是推进一大批德才兼备、实绩突出的干部“上”,为他们干事创业腾出空间、搭建平台。只有如此,才可能让那些无所用心、滥竽充数的人睡不着、敷衍了事的人坐立不安、无所作为的人混不下去,同时让那些政治立场坚定、能够驾驭全局、敢抓敢管的“狮子型”干部,不计个人得失、只顾埋头拉车、任劳任怨的“老黄牛”干部,成为冲消“养庸懒政”之祸的积极的力量。

治理庸官需与干部提拔挂钩

千秋大业在用人,事业兴衰在干部。当前,正处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刻。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养庸懒政这个温床,打破它,是时候了。

对于上述庸官、懒官,一些群众将其概括为平平安安占位子,忙忙碌碌装样子,疲疲塌塌混日子,年年都是老样子,并将这些人形容为干部队伍中占着位子不干事,拿着工资不出力的南郭先生、山寨领导。

“养痈贻患”这句家喻户晓的成语出于清代政治家、文学家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之中,意思是留着毒疮不去医治,就会成为后患,后来逐渐演喻为纵容包庇坏人坏事,结果会遭受祸害。时下一些党员干部中存在的怯于担当、甘于平庸的堕政、懒政、躲政行为,无亚于人体上的“痈”。这种“庸官懒政”久治不绝,固然有其现实的主观原因,也有传统官场文化的影响,但体制内的一些思想观念、制度机制、政治空气、管理方式等方面确有“养”他“惯”他的温床。治“庸”必先治“床”,这是题中应有的治本之策。

部分官员隐性失职严重

落实用人失察失误责任追究要动真格。庸官懒政的温床能够长期存在,说到底是与用人失察失误直接有关的。因此,要真正将用人失察失误责任追究成为“烧红的火炉”,让渎职犯罪者受到严惩,将问责这把治庸治懒利剑用好。要把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作为一项重要内容,列入干部个人岗位目标责任制,明确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是每一名领导干部的政治责任。建立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一票否决”制度,对于查出的问题,不回避、不掩饰、不推诿,要追究主体责任、监督责任、承办责任,该“一票否决”的决不含糊,真正做到利剑高悬,震慑常在。

周湘智说,第三个原因在于考评短腿,活力不强。庸官之所以能混,懒官之所以能撑,跟目前比较模糊的考核方法不无关系。现行的干部考核往往体现在年终的本人述职上。一个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只要不做太出格的事情,往往很容易通过群众和组织的测评和考核。同时,公众对领导干部的任命、升迁乃至考核、评价缺乏实质性的权力,甚至投诉无门,使那些没有硬伤的干部没有压力、没有敬畏之心、没有危机感。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拎着‘乌纱帽’为民干事,不能捂着‘乌纱帽’为己做官。”走出养庸懒政的温床,首要的是各级干部要把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作为激励自我的座右铭,拒绝平庸、远离懒惰,真正把心思聚焦到干事创业、服务群众、推动发展上来。对于有关组织来说,与其眼睁睁地看着“养庸贻患”酿出大祸,不如立马下猛药、出重拳进行整治,敢于并且善于打破这个温床,铲除滋生庸官懒政的土壤。

在仔细对一些地方的治庸样本进行了考察之后,周湘智认为,湖南省平江县的作法较有代表性。

庸官懒政的温床现象,举其大端,主要有四。一是“好人”观念使其易被容忍。庸官“平平安安占位子,忙忙碌碌装样子,疲疲沓沓混日子,年年如此老样子”,而在有的领导眼里,他们虽然业绩平平、水平一般,但不捣蛋、不捅娄子,人还是一个“好人”。于是,念其“没有功劳,但有苦劳”,该较真的没较真,任由其“混”下去。二是“唯票”用人使其照常进步。庸官因为不得罪人而人缘关系较好,往往容易得到更多选票,而那些敢于坚持原则的人往往“群众基础一般”。在提拔使用干部时,比他们职务更高的庸官常常会唯票取人,使其官衔职务一点也不受影响。三是“和气”氛围使其如鱼得水。现在有些单位“好人主义”盛行,大家在原则面前当“木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立场;是非面前当“瓦匠”,东补一下西抹一下,和稀泥;对人对事绝对不当“铁匠”,只栽花不挑刺,你好我好大家好。在这样一团和气的环境中,庸官自然有了藏身之地,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还撞得心安理得,毫无羞愧之感。四是“土政策”盛行使其比干事的混得更好。有的对上级的干部人事政策规定随意变通,甚至进行重新“量身定做”,使庸官们即使不升也不会“让”和“下”,这是庸官们“混得开”“混得比你好”的关键之处。而那些原本有棱角、有作为、有干劲的干部看到“大环境”原来如此,心里自然“凉了半截”,如果定力不足,也会加入庸官队伍。

据介绍,平江县在全县40个县直单位实施了名为差额竞职的系列改革措施,其具体做法包括:班子副职全员参与竞职考验。平江县在此次改革中,要求全县所有县直单位的副职必须参与此次公开竞职,接受考验;民主集中严格筛选差额挑战者,对参与差额竞职的非班子成员设定了较为宽松的条件,为保证参与正式竞职人员的高质量与代表性,该县采取了一初审二考察三测评四公示的筛选办法;公开竞职演讲,平等接受挑选。由组织部门组织召开单位全体干部职工大会,全体现任副职与1名差额竞职人选进行施政演讲,公开陈述其德才表现、工作业绩、对岗位的认识以及今后的工作打算等。

整治庸官懒政作风要出重拳。我们党的先进性是靠全体党员特别是党的干部积极进取的精神和令行禁止的优良作风保持的。尽管打破这个庸官懒政的温床并非那么容易,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只要我们咬定目标不放松,撸起袖子加油干,发扬钉钉子精神,一锤接着一锤敲,攻坚克难,滚石上山,就会让在这个温床里的人待不下去,感到手里的“金饭碗”难端,最终使温床散了架子。因此,对于庸官懒政者必须以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以雷厉风行、立说立行的劲头,以下猛药出重拳的力度坚决予以整治。

上述规定或办法受到好评,说明了社会各界对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积极履行职责有一个期盼,对庸官懒政和不作为的行为也有一定的抱怨,一旦政府部门动真格地拿出一定的办法来治理这个问题,来促使各级政府机关积极履行职责,严格依法行政,群众当然是欢迎的,也是期待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对《法制日报》记者说。

被诫勉谈话或受到通报批评的,当年不得参加评优评先,一年内不得提拔使用。近日,《武汉市开展责任风暴、治庸计划的暂行办法》正式出台。

www.463.com引起庸官懒官  干部考核与唤醒挂钩是治理庸官懒政的灵光方法,● 干部考核与唤醒挂钩是治理庸官懒政的可行办法。根据暂行办法的规定,将解决好职能交叉重叠、责任不清、事权分离、多头管理和管理真空的问题。同时,武汉市将优化指标体系设置,分层分类建立考评指标体系,将责任落实到岗到人。

上述办法受到了社会各界的热烈追捧。为此,武汉当地还开通了治庸投诉热线,接受群众电话举报投诉庸官、懒官和散漫官。据报道,这部热线电话自4月11日开通后,3天内就接到了市民的投诉举报600余件次。

特别是一些单位的极少数副职领导干部认为自己上有一把手,下有帮手,站着不长,绊倒不响,存在满于现状、贪图安逸、作风漂浮、得过且过的现象,存在一定程度上的保守主义、生活上的享乐主义、工作上的形式主义。同时,副职领导干部一纸文件定终身的现象也很普遍,不少副职领导干部在同一岗位、同一职务上一呆就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从青春期干到更年期,思想上产生了惰性,工作上产生了惯性,给部门工作的顺利开展与政府部门形象的有效塑造带来不利的影响。周湘智说。

而湖南省此前出台的《关于影响机关效能和损害经济发展环境行为处理办法》,则对需要问责的行为及处理方式,作了十分具体详尽的规定。具体包括,对企业和群众的投诉、检举等无故不予受理或拖延的,对强买强卖、敲诈勒索、偷盗等行为不制止、不查处或查处不力的都应当处理。

据了解,通过改革,平江县先后有8名不合格副职领导干部被淘汰,5名优秀干部走上领导岗位。尤其是规定各级干部只有年度考评达到优等等次才能具备被推荐提拔的资格,做到平者让、劣者下、能者上,使庸官失去生存的土壤和市场。

继贪官之后,庸官、懒官、散漫官,近日来成为众矢之的,全国各地相继出台办法剑指庸官懒政。

周湘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近年来,庸官懒政问题逐渐成为我国公共部门人力资源管理中的一个突出矛盾。一些领导干部在岗不在状态,在其位不谋其政,出工不出力,出力不尽力,领导召见不献一计,同级会商不见一词,下属请示不发一令;一些人混字当头,无所用心、无所作为;一些干部办事拖拉、工作推诿、纪律涣散、追求安逸,集中表现为心懒、嘴懒、手懒、身懒。

干部考核直接与提拔挂钩被实践证明是行之有效的方法,指向性很强。官员提拔与干部考核直接关涉到每个官员的切身利益,通过建立要么干得好,要么交枪的明确买单制,能有力地提高庸官懒政行为在官员提拔与干部考核的权重,增加失职行为的风险,成为撬动官员加强工作主动性、示范性与创造性,促进模范履职的阿基米德支点。周湘智说。

● 干部考核与提拔挂钩是治理庸官懒政的有效方法

一些领导干部在岗不在状态,在其位不谋其政,出工不出力,出力不尽力。少数副职领导干部在同一岗位同一职务上从青春期干到更年期,思想上产生了惰性、工作上产生了惯性

除了武汉外,全国多地都对庸官懒政采取了高压态势。

据了解,各地积极整治庸官懒政的背后有着深刻的背景以及所面临的严峻形势。

首先是竞争短缺,动力不足。领导干部选拔任用方式缺乏民主性和科学性,尚未形成竞争择优的管理机制,特别是未能真正做到干部能上能下。周湘智说,第二个原因是问责短路,压力不大。现有制度对于那些安于现状、不思进取、得过且过的隐性失职行为,尚未实行有效问责制度。

马怀德进一步分析说,通过制度建设来解决庸官懒政现象的好处就在于,面对群众的一些要求或是社会责任,行政机关有时会发生一些不作为,导致社会秩序混乱、群众权益受到侵害,也会影响地方政府的公信力。如何能够保证行政机关履行职责、维护公共利益,是长期以来行政管理要面临和解决的一个问题。但是,以前通常的做法是发生了不作为行为后,群众可以申请附议,提起诉讼,这种事后监督成本比较高,往往也很难举证,很难打赢这种官司。而事先监督检查的权力又不在群众手里,而是在政府部门机关内部,所以说政府部门内部通过规章制度形成这样一种监督机制,督促工作人员积极履行职责,这等于是抓到当前行政管理的一个症结、一个病根。

● 竞争短缺问责短路考评短腿滋生庸官懒官

只有通过这样全面的制度体系的构建,才能促使公务人员积极行使权力、履行职责。这其中虽然还涉及公务人员的素质、精神等因素,但主要还是要靠制度来抓。马怀德说。
记者杜晓 实习生谷艳东

据公开资料显示,从2010年8月开始至当年11月底,山西省连续9次开展整肃工作纪律、狠刹不良风气专项检查行动。在此次专项检查行动中,一批享乐官员因上班期间吃喝玩乐被查处;一批权力寻租官员因吃拿卡要被追责。据统计,山西省共有421名官员被处分,30名官员被摘乌纱帽。

此外,暂行办法还规定,将通过组织集中检查、明察暗访、日常考核、民主评议和群众举报等形式,实现监督检查的经常化和制度化。

周湘智还认为,可以考虑运用体制外的互联网络举报以及体制内的与官员考核相结合。通过互联网,广大官员被置于人民群众监督的汪洋大海之中,强大的外部压力迫使他们不断地努力改进工作、改进作风、为民履职。

而对于庸官懒政不断滋长的原因,周湘智认为主要有三大原因。

制度建设解决庸懒好处多

庸官懒政是我国的一个吏治难题。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加大治懒治庸力度,着力解决干部管理不严问题,全国一些地区进行了有意义地探索。有些举措对治理干部队伍中的庸懒现象产生了较好效果,但其治理的对象主要是一般干部,解决的问题也主要集中于显性问题,对领导干部中的隐性失职问题鲜有触及。湖南省社会科学院政治与党建研究室主任周湘智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