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3.com 2

【www.463.com】维也纳法庭就初始审理涉网络案件,原告郑某诉应诉新疆天猫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网购契约纠纷案

Posted by

南方网讯
从2014年探索微法院小程序,到2017年启动设立互联网法院可行性分析,从今年3月最高院来粤调研,到7月中央作出增设决定,数载酝酿,广州互联网法院终于来了。7月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增设方案之后,短短3个月间,广州完成了临时办公场地选址、人员选任、信息化建设等一系列工作,根据计划,广州互联网法院将于9月30日前挂牌并正式运作。

“互联网法院并不是简单的‘互联网+审判’。”
在广州互联网法院成立100天之际,该院院长张春和做客中国法院网畅谈互联网法院建设和发展。
“到广州互联网法院工作既感到荣幸,也感受到了沉甸甸的责任与压力。”张春和表示,互联网法院本质上是智慧法院建设要素在网络空间的全面跃迁,但互联网法院并不是简单的“互联网+审判”,其设立的意义不仅仅是科技创新,更重要的是以互联网方式和思维探索涉互联网案件诉讼和裁判新规则,让网络活动运行在法律框架里。
作为广州互联网法院的首任院长,如何建设有鲜明广州特色、国内一流的互联网法院,是张春和一直思考的问题。他认为,互联网法院的建设与发展应着眼于“怎么建、怎么审、怎么判、怎么治”四个维度。“怎么建”要解决的是互联网法院新一代智慧审理平台建设的技术规则问题;“怎么审”要解决的是涉网纠纷的诉讼规则构建问题;“怎么判”要解决的是涉网纠纷的裁判规则构建问题;“怎么治”要解决的是网络司法怎么服务构建网络空间治理规则的问题。
2018年10月25日,广州互联网法院敲响了挂牌成立以来第一槌,公开开庭审理郑某诉浙江天猫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网络购物合同纠纷案。案件仅15天即完成立案、送达、审理、宣判全过程,减少80%以上诉讼时间成本,充分满足涉网经济纠纷“低成本”“快审理”司法新需求。
据悉,广州互联网法院正式挂牌成立100天以来,智慧审理平台访问量超300万人次,收到立案申请2903件,涉案标的额超1.2亿元,其中非工作时间自动接收了44.01%的立案申请,依托智慧审理平台立案1861件,审结951件。
张春和介绍说,广州互联网法院智慧审理平台可以实现“一键调解”“一键调证”“一键审理”等线上诉讼服务,让当事人一看就懂、一用就会。越来越多的当事人愿意到广州互联网法院,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权益、化解纠纷。
科技应用在服务诉讼当事人的同时,极大解放了法官们的生产力,让法官们从繁杂的程序性事务中解脱出来,更加专注于审判执行第一要务。张春和说,广州互联网法院不仅向技术要审判力,更着力构建案件繁简分流机制,快审法律关系简单、权利义务明确案件,精审重大疑难案件,保证诉讼质效稳步提升。

www.463.com 1

作为全国第三家互联网法院,广州互联网法院与杭州、北京互联网法院有何不同?在审判队伍、办案流程、技术框架上有哪些广州特色?日前,南方日报记者采访了广州互联网法院首任院长张春和及首批选任法官,全面揭开广州互联网法院的“神秘面纱”。

广州互联网法院挂牌以来的第一槌敲响。

管辖网购纠纷等11类案件

“现在开庭!”10月25日上午9时45分,广州互联网法院挂牌以来的第一槌,在副院长侯向磊手中敲响。原告郑某诉被告浙江天猫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网络购物合同纠纷案,成为该院受理并公开开庭审理的首起案件。

作为全国主要的互联网产业聚集区和电子商务交易中心,广州互联网经济发展迅速,早在2002年前后,广州法院就开始审理涉互联网案件。2014—2017年,广州两级法院共受理涉互联网民商事案件45705件,年均增长率达到49.06%,根据可预计情况,涉互联网案件在未来几年内仍会有较大幅度增长。

可是,见惯了法庭审案的人却发现,这宗案件有些不同:法庭位于广州琶洲互联网产业集聚区的环球贸易中心,而原告却在距离20多公里的番禺家中,被告更是远在1200多公里外的杭州。大家通过网络“进入”庭审现场,在大屏幕上隔空对话。

2014年,广州中院成立了全国首家电子商务审判合议庭,推进电子商务专业化审判工作,取得显著成绩。此外,广州智慧法院对移动互联技术、大数据技术、系统辅助裁判技术的成熟运用,也为广州互联网法院提供了充足的技术准备。在张春和看来,这些正是广州互联网法院的独特优势。

别看见不着面,诉讼程序却在法官把控下一丝不苟地进行,举证、质证、辩论一点不含糊。最终,法官当庭判决,天猫公司赔偿原告郑某1元。

张春和认为,广州法院拥有庞大的互联网产业司法需求、丰富的涉互联网案件资源、全国法院领先的信息技术以及扎实的涉互联网调研实践,将为广州互联网法院在互联网司法治理方面的创新提供更广阔的空间。

这看似新奇的庭审,却将是今后广州互联网法院开庭审案的日常。作为传统审判方式的一次革命性重构,以及司法改革向互联网领域的拓展和延伸,广州互联网法院将在实践中探索“网上案件网上审理”的新型审理机制,实现诉讼环节全网络化服务。

“综合考虑互联网产业发展、涉互联网案件数量类型、司法审判软硬件基础等因素,稳妥推进增设互联网法院工作。”这些因素也被最高院所制订的增设方案充分考虑,增设方案优化配置司法资源,明确撤销广州铁路运输第二法院,另行设立广州互联网法院,方便新设法院专注互联网审判主业。在审级上,广州互联网法院按照广州市城区基层人民法院设置,对广州市人大常委会负责,接受广州中院的监督和指导。

改革所需:构建新型审理机制

记者了解到,广州互联网法院临时办公地点设在广州环球贸易中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广州互联网法院对辖区内11类一审案件进行集中管辖,包括网络购物纠纷、网上借款纠纷、网上侵权纠纷等。当事人对广州互联网法院作出的判决、裁定提起上诉的案件,由广州中院审理,但互联网著作权权属纠纷和侵权纠纷、互联网域名纠纷的上诉案件,由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审理。

继杭州、北京之后,广州互联网法院9月28日正式挂牌成立,集中管辖广州市辖区内原由基层法院受理的11类涉互联网的一审案件,推动司法改革向互联网领域拓展和延伸,为实现网络空间治理法治化贡献广州智慧。

审判团队平均年龄36岁

根据广东省高院发布的《关于广州互联网法院案件管辖的规定》,该院受理的11类案件具体为:通过电子商务平台签订或者履行网络购物合同而产生的纠纷;签订、履行行为均在互联网上完成的网络服务合同纠纷;签订、履行行为均在互联网上完成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小额借款合同纠纷;在互联网上首次发表作品的着作权或者邻接权权属纠纷;在互联网上侵害在线发表或者传播作品的着作权或者邻接权而产生的纠纷;互联网域名权属、侵权及合同纠纷等。

9月17日下午,在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召开第十六次会议上,广州互联网法院的首任院长和首批法官正式诞生,法官们举起右拳,面向宪法庄严宣誓。

值得注意的是,广州互联网法院并不是简单地在案件类型上对涉互联网案件集中管辖。广东省高院司改办主任王庆丰表示,聚焦最高法提出的“网上案件网上审理”新型审理机制,广州互联网法院的案件审理以全程在线为基本原则,案件的受理、送达、调解、证据交换、庭前准备、庭审、宣判等诉讼环节一般在互联网上完成。

【www.463.com】维也纳法庭就初始审理涉网络案件,原告郑某诉应诉新疆天猫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网购契约纠纷案。张春和是广州互联网法院的首任院长,已从事司法工作27年,在广州中院分管信息化建设和调研工作期间总结了智慧法院建设的“广州经验”,为广州互联网法院的设立准备了充足的技术条件。他说,广州互联网法院一方面要把“广州经验”做深做实做细,另一方面,要努力挖掘一批符合互联网审判规律的新经验。

腾讯公司等有关人士表示通过设立互联网法院,采用特定审判规则,集中审理涉互联网案件,有效提高司法裁判效率,降低司法运行成本;而基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方面的技术成果,科技行业可以为互联网法院提供技术支持,实现“让数据多跑腿,让当事人少跑路”。

按照顶层设计,广州互联网法院共有政法专项编制100名,设院长1名、副院长3名。立案庭、综合审判一庭、综合审判二庭、综合审判三庭等4个主要审判业务部门庭长由主审法官兼任,不设副庭长。庭长只承担法律规定应当由庭长履行的职责,并负责主持主审法官会议、统一案件裁判标准、组织开展审判业务调研指导。

据了解,自挂牌收案至10月24日,广州互联网法院在线诉讼平台访问量约211.5万次,注册用户5.5万多人,收到立案申请1163件,涉案标的超2600万元。其中,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最多,网络服务合同纠纷、网络购物合同纠纷次之。

记者了解到,广州互联网法院的首次遴选,要求法官既熟悉互联网行业新业态,又要具有优秀工作能力,按照这一标准,最终组建了由10名员额法官构成的审判团队,其中有6名“80后”、4名“70后”,平均年龄仅36岁。广州中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审判团队的年轻化,意味着他们拥有更加前沿开放的互联网思维,能高效运用互联网科技,化解涉网纠纷。

技术后援:审判流程的重新再造

10名法官中最年轻的周扬,就热衷于对网络审判规则的思考。“我曾在电商平台上跟卖家发生过纠纷,平台以第三方裁判角色,迅速帮我解决了问题,当时我就在想,为什么电商平台能够做到这样的速度?是否有法院值得借鉴的地方?法院该怎么降低维权成本?”周扬告诉南方日报记者,这是他报名广州互联网法院遴选的初衷。

www.463.com 2

据悉,广州互联网法院的10名法官硕士以上学历的占60%,均毕业于国内各法学高等学府,亦不乏在境外法学名校深造者,法学功底扎实。法官们长期在审判一线工作,其中9名法官来自基层法院,基层审判经验丰富。法官们的审判经验涉及知识产权、涉外商事、房地产等多个领域,不仅能有效应对互联网法院管辖的案件挑战,同时也能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新型互联网纠纷起到良好的前瞻作用。

广州互联网法院9月28日正式挂牌成立。

案件全程网上办理

要对传统审判方式进行革命性重构,互联网法院必然要求审判流程的重新再造。“这一点不用担心。”首任广州互联网法院院长张春和介绍,相比于杭州、北京互联网法院,广州在智慧法院建设上的成熟经验,将无缝“链接”到广州互联网法院。

“互联网法院并非简单的‘互联网+审判’,而是综合运用互联网新兴技术,推动审判流程再造和诉讼规则重塑。”广州中院相关负责人介绍,广州互联网法院的案件审理以全程在线为基本原则,案件的受理、送达、调解、证据交换、庭前准备、庭审、宣判等诉讼环节一般在互联网上完成。根据当事人申请或者案件审理需要,法院可以决定在线下完成部分诉讼环节。

广州法院早在2002年前后就开始审理涉互联网案件。近3年受理的涉互联网民商事案件中,网络购物、互联网小额金融、着作权网络侵权等几类案件已超4万件,且呈快速增长趋势。2014年5月,广州中院成立了全国首家电子商务审判合议庭,推进电子商务专业化审判工作。广州智慧法院中“广州法院微信小程序”、“律师通”等用户体验良好,对移动互联技术、司法人工智能技术、大数据技术以及远程视频平台、庭审网络直播平台等载体的成熟运用,为互联网法院的设立提供了充足的技术准备。

记者了解到,与传统的智慧法院、微法院相比,广州互联网法院智慧审理平台进一步提升了当事人的体验。广州互联网法院的平台参考了微信、QQ等常用软件操作习惯,科学设计用户界面等,让当事人无须培训,上手即会操作。针对当事人感到头疼的填表问题,广州互联网法院通过大数据挖掘技术,可以通过算法,在线自动获取相关数据。

凭借强大的技术后援,广州互联网法院在全面梳理和设计审判流程的基础上,制订了14章150条的审判手册,内容涵盖管辖、起诉、调解、立案、送达、证据、庭审、合议、裁判文书制作、宣判、归档、上诉、再审、执行等各个方面,规范互联网法院审判执行工作。通过这套流程再造,力求实现操作便捷化——科学设计用户界面,上手即会操作;填报智能化——挖掘大数据,在线自动获取相关数据;审判碎片化——在线视频、在线留言实现随时审理,异地异步;证据集中化——对接各大互联网平台原始数据,自动调取电子证据;过程透明化——区块链技术记录诉讼服务全流程,实现过程可溯、记录可查。诉讼当事人可享受“一键立案”、“一键调解”、“一键审理”等诉讼服务体验。

结合涉互联网案件的特征,广州互联网法院还实现了审判碎片化,可通过在线视频、在线留言的方式,实现异地异步审理,进一步方便当事人利用碎片化时间参与诉讼活动。此外,广州互联网法院还联合各大互联网平台制定了统一的电子证据管理标准,可以按需按权限自动调取电子证据,避免了当事人自行举证难题。整个诉讼服务过程,可通过区块链技术记录全流程,实现过程可溯、记录可查。

首案告捷:最大的感受是“快”

“比如一起网购纠纷,如果按照以往的审判模式,当事人首先要到法院立案,并提供网络截图,接着还要对证据进行公证,流程繁琐漫长。”广州互联网法院法官冯立斌说,在广州互联网法院,当事人可直接网上立案,法官可自行从电商平台调取证据,然后在网上开庭、宣判,案件办理速度将得到极大提升。

广州互联网法院的第一案,案情并不复杂。今年7月8日,郑某浏览天猫超市时,发现“某品牌婴儿纸尿裤”促销信息:“单箱价格189元,7月10日0:00开始团购活动,前5分钟单箱39.9元,每人限购5箱”。郑某遂将5箱纸尿裤加入“购物车”,并将商品链接发布到微信群,告知家人一起抢购。

“在‘互联网+’新常态下,社会公众对清朗有序的网络空间需求正越来越高。”张春和表示,接下来,广州互联网法院将主动探索符合我国国情和互联网审判规律的诉讼规则,并将聚焦互联网金融、网络虚拟财产、个人数据与隐私、网约车平台纠纷、直播平台纠纷等目前法律规定不完善、监管难度大、社会关注度高的问题,进一步明确纠纷法律关系。广州互联网法院将加强涉网纠纷处理的司法规律总结,积极推动将裁判规则上升为司法解释、法律,为构建互联网多边司法治理体系作出积极贡献。

然而,从9日晚熬夜到10日凌晨,一家人却发现“购物车”里的商品不能支付,团购开始时间也变为10日10:00。但到了时间郑某再次打开天猫客户端购买时,“前5分钟单箱39.9元,每人限购5箱”的优惠也没有了,最终只以189元的价格购买了一箱纸尿布。之后郑某多次与客服沟通未果,遂诉至法院,诉请被告赔偿损失1元,并赔礼道歉。

编辑: 何柏梅

整个庭审的法庭调查、辩论全程线上进行。法官有效引导双方围绕“双方当事人是否就39.9元的案涉商品成立合同关系,被告撤销‘限时抢购价39.9元’促销信息的行为是否损害了原告的合法利益,被告应否向原告赔偿损失并赔礼道歉”等争议焦点,充分发表意见。

10点50分,法官再次敲响法槌作出宣判,双方未成立合同关系,专业电商天猫公司此类促销信息为不可撤销要约,损害了郑某的信赖利益,但未损害其自然人人格利益,故判决赔偿郑某1元,而对其赔礼道歉的诉求未予支持。

对比在传统法院多年的审判经历,主审法官侯向磊最大的感受就是“快”——立案送达快、举证质证快、庭审裁判快。原来,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一般要近3个月才能走完全部诉讼流程,现在只需15天,缩短了超过80%的时间成本。

“在‘互联网+’新常态下,社会公众对清朗有序的网络空间需求正越来越高。”张春和表示,接下来,广州互联网法院将加强涉网纠纷处理的司法规律总结,推动将裁判规则上升为司法解释、法律;对涉互联网纠纷反映出的社会问题,推动裁判规则转化为行业自治规则、部门监管机制,助力构筑经济、法律、技术等多种手段相结合的综合治网格局。(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南方南工作室
贺林平 潘玲娜)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