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3.com医生可以通过导尿帮助老人排出尿液,老人有前列腺肥大的病史

Posted by

运用这样的设备来常规导尿肯定不行了,引流尿液的通路,只能是将针头准确扎入膀胱,随后通过吸管、氧气面罩导管的连接,组成一套及其简陋的导尿装置。张红和肖占祥两位医生在征得家属同意后,立即用这套简陋工具在腹部上扎孔引流尿液。

听到求助,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医生张红立即站了起来。一同赶往救治的,还有海南省人民医院血管外科医生肖占祥。

“难道活人被尿憋死?”是人们面临困难时常用的一句勉励用语,但在现实当中,这事还真有可能发生。这位老人当时的处境就比较凶险,他因突发疾病导致完全性尿潴留,随着尿量的不断增加,膀胱的压力会持续增大,假如不尽快排出尿液,膀胱就有破裂的危险。在万米高空上,老人一旦膀胱破裂,后果不堪设想。

可人们在感动这位医生的医者情怀时,也不免疑问,都21世纪了,为什么还要用最最原始的方式来进行尿潴留的排空。南都记者21日与刚刚抵达美国纽约的张红取得联系,还原了19日夜的那场惊醒动魄的高空救援。

南方日报记者 朱晓枫

当医疗系统发生负面事件后,有人习惯于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对于整个群体都加以否定,更有人出于猎奇等心理,只关注和传播负面事件,对好人好事充耳不闻。但医德高尚的医务人员才是主流,不能让一件坏事掩盖99件好事,也不能让一人的不端行为,让99人多年的努力化为乌有。一个理性的社会,应该客观全面地看待事物,应通过多宣扬好典型,消除“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带来的不利影响。

航程经过了2/3左右时,张红听到乘务组的广播求助。一名老人因严重的腹涨、排尿不畅,痛苦不已。听到求助,张红立即站了起来。一同赶往救治的,还有海南省人民医院血管外科主任肖占祥。

渐渐地,老人不再因为膀胱不适而挣扎,情绪也逐渐平稳。此时,张红已帮这位老人吸出大概700-800毫升尿液了。

医院里的引流装置具有负压抽吸功能,医生自制的装置显然不具备这一功能,再加上针头细小,引流十分困难。按常规办事无法解决问题,用嘴吸尿成为当时的最佳选择。张红医生用嘴吸尿达37分钟之久,既出于他救人的本能,更是他高尚医德的体现,是医者仁心的生动注脚。

编辑: 许萌萌

但是,飞机上条件有限,引流针头也过于尖细、长度不够,临时装置无法通过压力差自动引流出老人膀胱内的尿液。老人的膀胱过度胀大,自主收缩功能减弱,也无法排出尿液。

www.463.com医生可以通过导尿帮助老人排出尿液,老人有前列腺肥大的病史。原标题:“用嘴吸尿救人”生动诠释医者仁心

南方都市报 王道斌

肖占祥急中生智,利用便携式氧气瓶面罩上的导管、飞机急救箱的注射器针头、瓶装牛奶吸管、胶布等,临时组装了穿刺吸尿装置。在征得老人的家属同意后,他为该旅客进行穿刺引流。

假如这种现象发生在医院里,医生可以通过导尿帮助老人排出尿液。导尿需要专门的导尿包等医疗器械和设备,航班上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好在两位医生急中生智,用便携式氧气瓶面罩上的导管、注射器针头、瓶装牛奶吸管、胶布等航班上的物品,就地取材自制了一套穿刺吸尿装置,通过穿刺引流的方式进行施救。两名医生高超的医术和胆识,令人钦佩。

因为前往美国参加国际学术年会的缘故,19日凌晨,张红在广州坐上了直飞美国纽约的南航班机CZ399,这是一趟经由华南-极地再到北美大陆东部的超长时直飞航班,全程超过15小时。

11月19日凌晨1:55,南航CZ399航班从广州出发,飞往大洋彼岸的纽约。

当航班上的乘客突发疾病时,返航或迫降是常见的应对措施,假如没有这两位医生出手相助,返航或迫降很可能再次重演。好人善待社会,社会也应知恩图报,做好事不留名图利是一种美德,但当奖励可让更多人见贤思齐时,航空公司就有必要如此而为,甚至不妨高调一些。

更为危险的是,老人此时已有休克的征兆,如果不及时处理,老人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随后,两位医生再次为老人进行检查,老人已经转危为安。此时,距航班落地还有5个多小时,乘务组清出客舱最后两排机组休息位,搀扶老人躺下休息,并在后续航程中持续照顾着老人,观察他的状态直至落地。

“快!帮我拿个杯子来。”医生张红说完,对着一根导管吸了起来,导管的另一头连着一位躺在飞机客舱地板上的老人,张红正用嘴为老人进行导尿急救。11月19日发生在广州飞往纽约的南航CZ399航班上的这感人一幕,迅速登上今日热搜,网友纷纷为医生的无私精神点赞。

“当时这位老人肚子已经特别鼓胀,坐卧不安,浑身大汗。家属说,老人有前列腺肥大的病史。”张红说,前列腺肥大堵塞了尿道口,导致尿排不出。而超远途的飞行过程中,老人局限在座位上,活动减少,就行程了严重的尿潴留。“膀胱里存有的尿液超过1000毫升。”

www.463.com 1

在约半小时的时间里,张红不间断为旅客吸出尿液,吐到乘务员准备的杯中。渐渐地,老人不再因为膀胱不适而挣扎,情绪也逐渐平稳。此时,张红已帮这位老人吸出大概800毫升尿液了。

“当时这位老人肚子已经有些鼓胀,坐卧不安,浑身大汗。家属说,老人有前列腺肥大的病史。”张红告诉南方+记者,当时该旅客已有休克的征兆,如果不及时处理,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通讯员 张灿城

在约半小时的时间里,张红不间断为旅客吸出尿液,吐到乘务员准备的杯中。肖占祥也不停根据膀胱积尿情况调整穿刺位置和角度,确保最大限度排出积存尿液。

张红救人的照片被上传到网络后,有网友直言“看完眼泪直流”,更多网友为张医生点赞:仁心仁术,大医静诚。

谈起航班上的这一幕,张红说,这是一名医生应该做的。用嘴对着导管吸尿,让他也有感染的风险,但那一刻,张红脑中只有救人。“当时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想尽快帮他引出膀胱内积存的尿液。救人是医生的本能。”

“因为救人,你这两红了,比名字还红”,南都记者在通话中和张主任打趣道。

当航班离目的地还有6个小时的时候,飞机上突然响起了客舱广播。乘务员在寻找医生,有一名乘客急需医疗救助。

在飞机抵达纽约后,张红这才与两位赴美探亲的老人分开,而曾经一度严重尿潴留的老人也已恢复如初。

“快!帮我拿个杯子来。”张红对乘务员说完,转头就对着导管,用嘴为老人吸出了尿液。而这,也是当时能够控制尿液排出速度与力度的最佳方法。

张红和肖占祥医生很快想到了办法,飞机上都有应急氧气面罩,那上面有安全、洁净的塑料导管。空乘很快找来了面罩套件,张红一看塑料导管的孔径就傻了,足足一个厘米,将这么庞大的管道经患者尿道口插入,难比登天。

编辑: 许萌萌

继续寻找合适的器械,翻找了一番药品、急救箱后,找到了一个极小的注射器,而且还有针头。

张红与肖占祥快速作出了判断,这是前列腺肥大引发的尿储留。此时老人膀胱大致存有1000毫升尿液,如不尽快排出,则会面临膀胱破裂的危险。但是,飞机上没有可以进行尿液引流的专业设备,怎么办?

针头加氧气面罩导管,导尿设备做成了

通讯员 张灿城

www.463.com 2

但是,飞机上没有可以进行尿液引流的专业设备,怎么办?

直飞纽约的航班上,紧急求助医生

“那针头的口径太小了,引流排尿也并不顺畅,如果按照传统的方式注射器抽取、挤压、虹吸等方式来吸出来,卡顿得不得了。”张红回忆。

“快!帮我拿个杯子来。”张红很快想到了最为原始也最为有效的方案,对着一根导管吸了起来,导管的另一头连着的是一位躺在飞机客舱地板上的老人,他吸出的正是老人膀胱中的尿液。

“当时实在是没其他好方案了,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想尽快帮他引出膀胱内积存的尿液,真没有想感动谁,只想救人”,张红告诉南都记者。

用口吸尿,“只想救人”

30000英尺高空上跪地为严重尿潴留老人口吸导尿,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主任张红这两天红了、火了。

张红对乘务员说完,转头就对着导管,用嘴为老人吸出了尿液。而这,也是当时能够控制尿液排出速度与力度的最佳方法。“排尿不畅时,我可以加大吸的力度,而顺畅时,则可以减轻力度”,张红的肺活量成了最为安全的外置泵机和导尿利器。

随后,张红、肖占祥两位医者再次为老人进行检查,老人已经转危为安。

用嘴对着导管吸尿,无疑是腥臭、难闻的。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