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3.com】151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被押解回国,受骗事主的电话极有可能已被诈骗分子进行了呼叫转移

Posted by

  民警表示,诈骗分子会以电话卡欠费、法院传票、车辆违章、异地电话卡欠费等为由,称受害人身份信息被盗用且涉嫌洗钱、涉黑和诈骗等犯罪活动,并要求受害人协助调查。一方面恐吓以及严厉的审讯态度给受害人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另一方面不让受害人挂断电话,称其不能向别人泄露相关信息,使受害人无法思考受骗的漏洞,也无法接收到警方的预警信息。

民警在ATM机前找到受骗事主

在公安部统一部署指挥下,日前天津、河北、广西、广东、重庆、安徽、吉林等7省区市公安机关成功打掉6个在菲律宾以假冒大陆“公检法”、假冒各类客服等手段实施诈骗的团伙,从境外抓获151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大陆73人,台湾78人,涉案金额上亿元。

  周先生在家中接到一个自称江门电信营业厅员工李金莱的电话,称周先生家的固话欠费1259元。

【www.463.com】151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被押解回国,受骗事主的电话极有可能已被诈骗分子进行了呼叫转移。恐吓受害者造成心理压力

精心设计“剧本” 引诱公众落入圈套

  骗局从“固话欠费”开始

江门市反诈骗中心民警介绍,“冒充公检法”诈骗中,诈骗分子一般通过打电话的方式联系受害人,并冒充公检法的工作人员,以电话卡欠费、法院传票、车辆违章、异地电话卡欠费等为由,称受害人身份信息被盗用且涉嫌洗钱、涉黑和诈骗等犯罪活动,并要求受害人协助调查。

11月17日,再也打不通对方电话的杨女士意识到可能遭遇骗局,于是向天津市警方报警。

  此时的周先生开始有些慌乱了,他顾不上细想,便急匆匆拨通了对方留下的电话号码。

民警表示,诈骗分子一方面恐吓以及严厉的审讯态度给受害人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另一方面不让受害人挂断电话,称其不能向别人泄露相关信息,使受害人无法思考受骗的漏洞,也无法接收到警方的预警信息,当骗取受害人的信任后,诈骗分子会要求受害人到酒店或者宾馆,不让受害人受到他人的提醒,并要求受害人向指定的安全账户转账。

4日,随着一架中国民航包机降落在天津国际机场,78名台湾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被我公安机关从菲律宾押解回国。至此,加上此前被押解回国的73名大陆籍犯罪嫌疑人,151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被押解回国,也全面揭开了这场跨国骗局的始末。

  诈骗手法:

警方提示:

杨女士说,她查询了这个电话号码,确实是那个分局的电话。这个真实的号码让杨女士放下了警惕,掉入了对方的圈套。

  南都讯 记者 罗忠明 通讯员 吕炎强

没有所谓的“安全账户”

经过警方初步侦查确认,杨女士所接到的诈骗电话来自菲律宾,对方转接的电话实为犯罪嫌疑人冒充的公安机关人员。

  面对周先生的质疑,“局长”声称该案件是绝密案件,目前正在调查当中,因此,要求事主不能挂电话,也不能把此事告诉给任何人,称一旦泄露“机密”不管事主是否真与该案件有关,都会被追究刑事责任。

于是,民警联系杜阮派出所赶往宾馆,却发现受骗事主去向不明,宾馆的前台客服称受骗事主慌慌张张地离开了。随后,派出所民警收到值班民警的指示后,迅速在周边查找银行进行找寻,最终在中国银行ATM机前找到了受骗事主袁某,及时对其进行劝阻,受骗事主袁某才恍然大悟,后知后觉地感谢警员,避免了经济损失。

“我帮你转接到公安局,向他们报案吧。”自称是电信公司工作人员说,只要给你开一个证明,我就可以帮你把这个电话号码销掉。

  这位“局长”称,如果事主想澄清自己,证明资金流向与事主无关,就把所有的钱都转到“公安局”的一个“安全账户”中,以便警方查流水、做记录。一旦查明事主与该案件无关,将会把所有的钱都返还到事主账户。

值班民警发现受骗事主的通话时长达60分钟,恰恰与“冒充公检法”类诈骗的手法吻合,受骗事主的电话极有可能已被诈骗分子进行了呼叫转移,此时想要电话预警显然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那边一上来就问我是不是杨女士,并说我名下的一张电话卡因发送大量不法信息,被群众举报。”杨女士说,她根本就没做过这些事,这也不是她办理的卡。

  公安机关不会通过电话做笔录

2019年3月20日,江门市反诈中心接到省联席办发布的电信诈骗预警线索,受骗事主袁某正被冒充公检法诈骗。收到预警线索后,接警人员多次尝试拨打受骗事主袁某的电话,但电话那头传来的一直是“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公安机关提醒,在电话中只要提到转接公安局、检察院、法院都是骗子;只要提到安全账户、国家账户都是骗子;只要提到转账都是骗子。同时,群众对于陌生来电要保持警惕,发现可疑情况,应及时报警。

  见事主不相信,对方随即要求事主周先生加其QQ好友,并将相关“通缉令”通过QQ发送给了事主。事主打开一看,顿时吓得六神无主。就在这个时候,周先生接到对方打来的电话。

南都讯 记者罗忠明
“我们是公安机关,你的账户涉嫌洗黑钱,请配合我们的调查……”类似的对话常见于影视作品中,而如果在自己的电话里听到这番话,恐怕多少会吃惊一会。就在近期,江门一名事主险些落入诈骗分子陷阱,最终民警在ATM机前将事主拦住。本期,南都记者邀请江门市反诈骗中心民警梳理“冒充公检法”类诈骗案的手法和防范方法。

在半个多月的诈骗过程中,对方还要求杨女士不能跟家里人透露这个事情,并让杨女士新办一张电话卡接受监督,每天按时报告情况。

  江门市反电诈中心民警介绍,这类骗案中,诈骗分子一般通过打电话的方式联系受害人,并冒充公检法的工作人员。

案情回顾:

办案民警介绍,一些受害人为了证明自己清白,积极配合这些骗子的“审查”,比如,让你登录某某网站,输入你的身份证号,一张假的“通缉令”就会呈现在你眼前,让你越来越深信不疑。

  民警强调,公检法机关不会设立所谓的“安全账户”,更不会让人转账汇款到“安全账户”。

对于该类诈骗的防范方法,民警强调,任何公安部门都没有所谓的“安全账户”,公安部门不会电话办案和通过网络向市民发送“通缉令”,如果遭遇“冒充公检法”类诈骗,不要惊慌失措,保持平静心态,及时拨打110或3260841、3260842进行核实。

“当你被告知卷入了某起案件的时候,说帮你转接到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的时候,一定要切记,所有的公司企业都无法把电话转接到这些部门。”天津市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中心教导员苏连儒说,只要记住这一点,骗子的“剧本”也就到此结束了。

  民警提醒,公安机关是不会通过电话做笔录的,只有进行回访,进行电话止付劝解等少数情况时,公安机关才会采用电话形式;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和检察院的法律文书中没有“刑事拘捕证”一说,执行逮捕时,必须出示逮捕证,不会通过传真形式发放,因涉及个人信息更不会在网上查到。

民警结合该类诈骗手法,分析认为受骗事主很可能被诈骗分子骗到某一处无人骚扰的地方,以此隔绝他人接触,进一步对事主的思想进行控制。民警马上沿着该线索进行查询,发现事主不久前在杜阮**宾馆入住。

群众莫被“带节奏” 遇有三个“只要”需警惕

  “别人用你的身份证开户的银行卡,涉及用于非法洗钱,现在检察院对你下达了‘通缉令’……”近日,江门事主接到“电信公司”电话称其欠上千元电话费,为搞清楚原因先后被安排联系上“公安机关”,最终被骗去十多万元。本期,南都记者邀请江门市反电诈中心民警解析这个“昂贵的陌生电话”。

诈骗手法:

电话转接后,一个自称是何天凯的警官说,经过查证确实有人举报杨女士发送大量不法信息,并且说她还涉及另外一起刑事案件,就把电话交给另外一位自称刑警大队徐大队长的人来接听。

  事主周先生再次反驳道,“什么通缉令?我没做过犯法的事,你们凭什么通缉我?”

公安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公安机关将始终保持对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高压严打态势,持续加强国际执法合作,坚决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切实维护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和合法权益。

  “局长”说道,“对,我们局刚抓了北京建设银行一个重要负责人,叫陶礼明,我们在他那里查到一张用你的身份证开户的银行卡,涉及用于非法洗钱,现在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已经对这个陶礼明以及涉及他非法洗钱的账户所属人,也就是你,下达了‘通缉令’”。

去年下半年以来,我国多个省区市连续发生冒充公检法机关工作人员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案件,涉案金额巨大,社会影响恶劣。经缜密工作,初步确定该批案件的犯罪窝点位于菲律宾境内。

  谎称受害人身份信息被盗用且涉嫌犯罪活动

信以为真的杨女士随后按照对方要求,把名下银行卡账户清空并将钱转入公安局指定账户,从而证明自己跟洗钱没有关系。杨女士多次经过网络转入对方指定账户共计790余万元。

  案情回顾:

组织架构细化 “三线联动”实施诈骗

  电话那头,“北京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雷振”的男子称,事主的身份证不但登记过一个固定电话,还开过一张银行卡,并且涉嫌洗黑钱。现在,事主周先生已经在被北京市公安局通缉中。对方随即告知周先生另一个电话号码,叫周先生马上用这个号码联系“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局长刑铁军”。

“一旦受害人跟着对方的节奏走,认为自己的个人信息被他人非法获取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极力想证明自己的清白,那就掉入了骗子的陷阱里。”天津市公安局刑警总队4支队大队长刘爱国介绍。

  已完全丧失独立思考意识的周先生,通过电脑转账的形式把自己银行卡中所有的钱146750元都转到对方提供的所谓“安全账户”。

其中,一线话务假冒“客服”,称受害人身份信息被人盗用涉案,并告知受害人“涉案地区”的公安机关某单位的报警电话。诈骗团伙告知受害人的电话号码一定是公安机关的报警电话,让受害人“查询真伪”后更容易信以为真。

  一名自称北京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的男子接了周先生的电话。随后,周先生把情况向这名“刑警”说明后,对方称可以帮事主查看是否真有其事。没过多久,对方便回复道,经查周先生的身份证确实在北京登记过一个固定电话。对方随后留下一个电话号码,让周先生拨打该电话联系“北京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雷振”。

对方随即表示,你的个人信息可能被泄露,让杨女士向上海市某公安分局报案,给了她一个电话号码,并告诉杨女士可以查询这个号码的真伪。

  警方提示

三线话务人员则专门负责与受害人保持长时间通话,引导受害人进行银行转账,提示受害人通过银行或是利用网银转账操作至“国家账户”“安全账户”等,直至完成诈骗。

  周先生觉得这很可能是一个骗局,于是声称要报警处理。此时,对方却说只要事主直接在电话里按9就可以接通公安局的电话。于是,周先生半信半疑地照做了。

“那个人说有一个涉嫌拐卖儿童诈骗案,拐卖了200多个儿童,还说我名下的一张银行卡有洗钱行为,主犯闫青山已经咬定我就是他的同伙,而且还死了一名儿童,事情可大了。”杨女士说,一听到这些她就吓坏了,跟那个徐队长说不认识闫青山,更不知道洗钱的事。

警方介绍,其主要作案方式是台湾犯罪嫌疑人利用网上、网下招聘兼职等方式,组织大陆犯罪嫌疑人在菲律宾组建诈骗话务窝点,利用非法获取的大量大陆公民个人信息,假冒“公检法”工作人员来电,并以伪造“通缉令”“逮捕令”“冻结令”等法律文书进行心理恐吓,从而实施诈骗。

犯罪嫌疑人庄某说,团伙的组织架构层次很分明,从客服、公安民警、检察官、法官均有人员冒充,还有成员专门负责编写“剧本”。

随后,通过转接到二线话务假冒“公安机关”“检法机关”等向受害人发送精准信息的法律文书,使受害人深信不疑,并在心理上产生恐惧感。

2017年11月1日,一个自称是电信公司客服的电话,让家住天津的杨女士陷入了一场跨国骗局。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