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3.com】其发布的信息容易让公众认为是,画像为今年3月所绘

Posted by

www.463.com 1

检察日报11月19日消息,这几日,微信朋友圈和微博上不少人在转发人贩子“梅姨”新彩色画像的信息。11月18日,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官方新浪微博援引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微博消息称,目前,网络上流传的“梅姨”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信息,“梅姨”是否存在,长相如何,暂无其他证据印证。发布该画像的微博并非公安机关官方权威平台。当天下午北京时间报道,被拐儿童父亲回应称,该彩色画像系他请人用电脑合成,希望有助破案。

问及有没有因为自己的画像,警方抓错人的现象发生时,林宇辉称,目前还没有发生类似现象。

日前,网上流传的人贩子“梅姨”的消息,公安部相关部门刚刚通过官方微博做了最新回复。

这位父亲的心情,相信没人不会理解,然而,官方辟谣也让我们看到,一份好心驱使下的举动,有时并不一定能有如意的结果,还需要合法有据,就比如这幅画像,如果偏差较大,很可能误导公众并影响警方办案,适得其反。那么到底谁有权发布“梅姨”画像?有效信息该如何被认定?如何协助警方呢?这些问题需要厘清。

  “神笔警探”林宇辉:“梅姨”确实存在,画像为今年3月所绘,广东警方曾正式发布

最近一周以来,在很多市民朋友圈传播一则消息,称有一名叫“梅姨”的人贩子来到了深圳,提醒大家注意,消息还附上一名样似老年妇女的照片。一些小区也挂上了“寻找梅姨”的画像,张贴在小区电梯或门口。

据报道,2017年6月,广州增城警方曾发布了一则通告,对一名叫“梅姨”的女子征集线索,并配发了一张“梅姨”的模拟画像。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公安机关应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除特殊情况外,可以吸收相关人员协助调查。为发现重大犯罪线索,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发布悬赏通告。据此,发布“梅姨”画像的行为应当属于公安机关采取的协助调查措施,属于公权力使用,要遵守严格的法定程序。任何个人或组织不得擅自发布。

  参与拐卖多名儿童的“梅姨”是否存在?近来各地频传的“梅姨”落网消息是否属实?11月18日,随着公安部一则“网传‘梅姨’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发布”消息的热传,读者再次将目光聚焦到“梅姨”身上。

记者留意到,连日来,除了在深圳,这类有关”梅姨“的传言在国内多个地方的社交媒体、自媒体有所传播,但一直没有官方渠道发布此类消息。

公民个人或组织转发公安机关通告,本身并无限制,甚至还值得鼓励。但未经公安机关授权或认证,对通告内容进行修改,甚至发布未经证实的信息,则可能导致公众误读,干扰办案。这显然是不允许的。

  11月18日下午,曾在今年3月为“梅姨”画下一幅手绘画像的山东退休警官林宇辉告诉华商报记者,“梅姨”确实存在,手绘画像系他所作,广东警方曾正式发布过,而电脑画像的确非官方发布,但它是根据自己的手绘画像制作的,作用意义是一样的。

官方微博@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11月18日11时许发布消息,对上述传闻及时予以回应,内容如下:

此次公安部门辟谣提到的“非公安机关官方平台”的认证信息为某基金会儿童失踪预警平台项目。作为研究和宣传儿童失踪预警项目的专业组织,其发布的信息容易让公众认为是“官方信息”,其理应对相关信息来源的真实性和权威性审核得更加审慎。

  公安部:“梅姨”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发布

#团圆有话说#网络上流传的广东增城被拐9名儿童案件嫌疑人“梅姨”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信息,梅姨是否存在,长像如何,暂无其他证据印证。广东省公安厅未邀请专家对梅姨二次画像,广东警方仍在积极开展寻找其余7名儿童下落。ccser不是公安机关官方权威平台,请大家不信谣、不传谣。

该账号通过何种渠道获取的新画像,又出于何种考虑对外发布传播,目前尚不清楚。但从保证信息真实性、维护社会管理秩序的角度来说,该账号的做法确有不当之处。

  日前,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分局发布通报,称找回2名十余年前被拐的儿童,这让与“梅姨”有关的多起儿童拐卖案件再度引发舆论关注。据悉,“梅姨”真实姓名不详,平时以红娘为生,暗地里还倒卖孩子。今年约65岁,身高1.5米,讲粤语,会客家话,曾长期在广东增城、韶关新丰等地区活动,涉嫌多起拐卖案件。

关于“梅姨”在深圳的情况,深圳警方人士11月18日12时向南方+表示,“市局目前没有收到任何这方面的警情。”

据央视网此前消息,“梅姨”新画像在网络广泛传播,不少地方传出疑似“梅姨”现身。多地警方均辟谣称,暂未发现“梅姨”。可见,公众对“梅姨”关注度极高,信息稍有偏差就可能引发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根据网络安全法,任何个人和组织都不得传播虚假信息扰乱经济秩序和社会秩序。据此,该平台应立即停止传播。

  42岁的申军良是河南周口人,14年前,他1岁的儿子申某就被“梅姨”拐卖。11月18日晚,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申军良回忆了当时的一幕:2005年1月4日,他1岁的儿子申某在广州市增城区沙庄街某出租屋内被两名男子抢走。2016年3月,张维平等5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但中间人“梅姨”至今未被找到。经增城警方审查,2003年至2005年期间,张维平等人在广州、惠州等地先后实施数宗拐卖儿童案。2018年12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张维平、周容平2人死刑,杨朝平、刘正洪2人无期徒刑,陈寿碧有期徒刑10年。

李荣华

尽快找到被拐儿童,让人贩子接受法律制裁,是公众的期盼。被拐儿童父亲的无助与急切,社会理解;传播新画像的微博账号初衷也属良善。但司法办案需要程序正义,特别是涉及刑事犯罪案件时更要慎之又慎。期望公众的协助能更多地在法律轨道内进行,形成更多有效的合力,让正义和孩子早日归来。

  为尽快抓获“梅姨”,2017年,广东警方曾找人制作了“梅姨”画像,并对外公布,但“梅姨”一直在逃。今年10月,“梅姨”最新画像及电脑制作照片被网络和媒体大量转发,“记住‘梅姨’的长相”一度上了微博热搜。

编辑: 杨雪

  11月18日,“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网络上流传的广东增城被拐9名儿童案件嫌疑人“梅姨”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信息,梅姨是否存在,长像如何,暂无其他证据印证。广东省公安厅未邀请专家对梅姨二次画像,广东警方仍在积极开展寻找其余7名儿童下落。CCSER不是公安机关官方权威平台,请大家不信谣、不传谣。

  11月18日,CCSER负责人、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秘书长张永将对北青报记者回应称,CCSER确实不是官方平台,而是民间互助平台。成立至今的4年时间里,平台协助家庭找回了800余名孩子。张永将说,他曾经做过刑警,平台成立的初衷是希望能够在前期削减基层民警的工作量,利用民间互助的方式找回孩子,同时信息也会同步报给警方,配合警方工作。

  对于此次引发关注的“梅姨”图片,张永将说,梅姨头像来自于现有的公开资料,发布这张图片是希望让大家能够关注彩色的画像,因为彩色照更加接近真人,如果有发现能及时举报,没想过会在朋友圈刷屏。

  11月18日下午,广东省公安厅新闻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谁发布的信息谁负责,没办法评价谁说得对还是不对。暂时没有进一步的消息,如果有的话,会在第一时间对外发布。”关于广东警方是否曾与林宇辉接触、合作,广东省公安厅新闻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其不了解具体情况。

  画像作者:“梅姨”确有其人

  2017年退休的林宇辉退休前是山东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高级工程师,因其在央视“挑战不可能”节目中通过模拟画像“刻骨寻人”一举成为“网红”,被称为“神笔警探”。美籍“华人神探”李昌钰对林宇辉的画功非常认可,2017年6月,在李昌钰的推荐下,林宇辉根据美国警方提供的三段模糊视频,绘出了中国留美学生章莹颖被害一案的凶手画像,对美国警方抓获凶手起到了一定作用,在美国警界引发关注。“梅姨”的第二幅手绘画像就出自他手。

  11月18日下午,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林宇辉介绍,公安部发布的消息他也注意到了。“今天,问我这件事的记者有30多位,这个可以理解”。林宇辉肯定地说,“梅姨”画像是真实存在的事情——2019年3月5日,应广州增城警方邀请,他远赴增城为广州警方绘制了“梅姨”画像。

  林宇辉介绍,给“梅姨”绘制画像当天,在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分局,他见到了接受警方问询、曾与“梅姨”同居过一段时间的一位60多岁的男子,他们面对面交流了“梅姨”的相貌特征。该男子描述得较为清楚:“梅姨”体态不高,身高只有一米五几,胖脸,鼻头偏大,嘴有些大,三角眼,梳了妇女常梳的短发。“梅姨”平时除了做红娘之外,还做一些小生意,能说会道。

  该男子称,“梅姨”行踪诡异,在他家住几天就走了,过两天又回来,从来不暴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当他问起时,她则说“你就叫我梅姨吧,他们都这样叫我。”包括人贩子团伙其他成员在内,也没人知道她的真实姓名。

  “绘制画像时,公安增城分局的民警就在现场。”林宇辉介绍,当天绘制“梅姨”用了四个多小时。绘画结束后,曾与“梅姨”同居的那名男子看了后说非常像,之后,他将画像交给增城警方,当时警方一直未对外公布。“直到今年10月,广东省公安厅才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了我绘制的‘梅姨’手绘画像。”

  林宇辉:彩色照片和铅笔画像作用意义一样

  “为什么会出现今天这种现象呢?”林宇辉解释道,手绘“梅姨画像”在媒体发布后,有位电脑制作画像的好心人认为,画像有铅笔的线条,有些人不太习惯,将普通画像转换成电脑画像更有利于群众识别,因为电脑画像更接近真实的人。

  “为了帮助那些被拐孩子的家人早日抓到坏人,这位好心人根据我的画像免费作了一幅电脑画像,并通过朋友发给我征求意见。我一看非常好,今年10月,就将这幅电脑画像提供给了正在寻找孩子的申军良。”

【www.463.com】其发布的信息容易让公众认为是,画像为今年3月所绘。  林宇辉说,拿到电脑画像后,申军良将电脑画像上传到了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上。“今年10月,广东省公安厅发布的是我的铅笔画像,这个没问题,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上发布的彩色照片的确是非官方发布的,但我认为,它们的作用、意义是一样的。”林宇辉认为,电脑画像是根据他的铅笔画像制作的,和他的铅笔画像非常接近。“我的画像得到了‘梅姨’同居男子的高度认可,这是最重要的,他要是不认可,那就没有下面的事了。”

www.463.com,  林宇辉同时通过华商报提醒广大群众,画像只对公安机关破案提供帮助,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与“梅姨”相像的人在我国肯定不少,群众看到与其相像的人,需要综合分析,包括个头、体态、口音等,不能看到有人像她就轻率去抓,这是不对的。”他同时认为,公安部18日发布的相关内容,比如“梅姨是否存在”表述不是很准确。

  问及有没有因为自己的画像,警方抓错人的现象发生时,林宇辉称,目前还没有发生类似现象。

  林宇辉称,2017年,增城警方曾就“梅姨”的相貌请人画过一次像,并已在全社会发布,正是因为见过“梅姨”的人说第一幅画像不像“梅姨”本人,这才出现了增城警方请他第二次画像的事。当时,中央有关媒体曾对此作过报道。

  “‘梅姨’肯定是存在的,其他两名被拐卖儿童找到了,我相信我的儿子也会很快找到。”18日晚,申军良告诉华商报记者,14年来,为了寻找儿子,他辞去了企业管理的工作,为此花费了150万余元,举债50万元。妻子的精神也因此受到刺激,治疗了很久才慢慢康复。“只要‘梅姨’一天没找到,儿子一天没回来,我就会一直找下去。”申军良坚定地说道。
华商报记者 陈有谋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