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特区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表示,认为法庭并无全面考虑目前社会实际情况、暴徒达到恐怖分子的程度

Posted by

对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国务院港澳办19日发表对香港法院有关司法复核案判决的谈话,香港各界人士表示,相关谈话准确、清楚,有利于以正视听,厘清相关法律及宪制问题,明确“违宪审查权”仅属全国人大常委会。他们认为,特区政府订立《禁止蒙面规例》的依据和过程符合基本法,相关判决不仅削弱特区政府依法应有的管治权力,更僭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力,不符合当前香港社会希望尽快止暴制乱的主流民意。

图片 1

新华社香港11月19日电 
对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国务院港澳办19日发表对香港法院有关司法复核案判决的谈话,多位香港法律界人士表示,相关谈话及时、必要,有利于正本清源,厘清相关法律问题,再次确认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拥有最终解释权。他们对香港法院相关判决感到惊讶,认为判决难以令人信服,不利于香港当前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会对香港社会政治产生长远负面影响。

香港特区高等法院原讼庭近日判决《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赋予行政长官在某些情况下制定有关规例的规定不符合基本法,并裁决《禁止蒙面规例》的主要内容不符合相称性标准。

​香港文汇报讯鉴于暴力不断升级,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10月4日宣布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订立《禁止蒙面规例》,以止暴制乱。昨日,高等法院法官却裁定《禁止蒙面规例》违宪。多名法律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对于有关判决感到匪夷所思,认为法庭并无全面考虑目前社会实际情况、暴徒达到恐怖分子的程度,就作出“坚离地裁决”。他们认为,特区政府应考虑向终审法院提出上诉,及不排除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以消除公众的疑虑。

香港特区高等法院原讼庭18日判决《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赋予行政长官在某些情况下制定有关规例的规定不符合基本法,并裁决《禁止蒙面规例》的主要内容不符合相称性标准。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特区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表示,根据基本法相关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香港法院解释基本法。解释权是指可对法律条文内容作出解释,但并不能裁决某一法律条文是否违反基本法。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傅健慈指出,《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在1922年时由港英政府因应海员大罢工事件订立,并于1997年过渡到特区政府继续适用,基本法的第八条亦列明对原有法律的保留。他亦不同意法庭裁定紧急法在“危害公安”的情况下使用属违反基本法。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谭耀宗对此表示,特区高等法院的判决令人震惊和失望。“紧急法”是在香港回归祖国前,经全国人大常委会确定符合基本法并予以保留的香港原有本地法律之一。特区高等法院的判决挑战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基本法的相关决定,也公然挑战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威。

谭惠珠指出,根据基本法第17条,全国人大常委会如认为香港特区立法机关制定的任何法律不符合基本法关于中央管理的事务及中央和香港特区的关系的条款,可将有关法律发回,香港法院并无此权力。

蒙面暴徒犹如恐怖分子。

谭耀宗指出,全国人大常委会当年决定保留“紧急法”,意在为行政长官保留在紧急情况下一定的应变权力。特区高等法院的判决挑战了法律赋予行政长官的管治权力,不利于香港当前的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会对香港社会政治产生长远负面影响。

谭惠珠认为,特区政府依据“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是符合基本法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讲话并非向法官施压,而是让大家知道法律真相。谭惠珠表示,香港有健全的上诉系统,特区政府可就案件上诉至终审法院。要视乎案件如何继续处理,才会考虑是否要人大释法。

傅健慈:法庭无考虑社会实况

谭耀宗强调,中央多次提出,香港的司法机构要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分子。这也是广大香港市民的期望。然而,特区高等法院的判决导致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依据“紧急法”制定的“禁蒙面法”不能落实执行,这相当于是在纵容蒙面暴徒继续实施暴力违法行为,令广大市民失望。他认为,高等法院的判决不恰当、有问题,应及早纠正。

行政会议成员、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表示,主审法官对基本法及香港的政治制度有很大误解,主审法官只提出立法权在立法会,但基本法第160条已说明,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时,香港原有法律除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宣布为同本法抵触者外,采用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特区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表示,认为法庭并无全面考虑目前社会实际情况、暴徒达到恐怖分子的程度。傅健慈认为,法庭明显没有全面考虑黑衣暴徒使用极端暴力,已经达到恐怖分子的程度,严重破坏公共秩序和公共安全,更分别两次向法院大楼纵火,挑战法院的权威,践踏法治的基石,冲击“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试问黑衣暴徒怎样可能受到《香港人权法案条例》的合法保障去进行极端暴力违法行为?”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梁美芬表示,根据基本法第160条,香港特区成立时,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确认不与基本法抵触的香港原有法律继续在香港采用,“紧急法”即为其中之一。而基本法相关条款也规定了行政长官的职权,包括负责执行基本法和依照基本法适用于香港特区的其他法律。因此行政长官有法定责任和权力在香港社会出现动荡时,使用“紧急法”采取相应措施。

叶刘淑仪提到,早于1997年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将《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采用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完全合法合宪。况且,任何政府遇到紧急情况,都会采取各种应变的行政措施。她认为,这次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已作出权威声明,证明“紧急法”无“违宪”,香港高等法院的判决漠视了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的相关决定,特区政府应尽快上诉,纠正有关判决。

他又认为,禁蒙面法并无剥夺市民行使公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只是赋予警察法律权力去调查和搜证及辨认出犯罪者的真正身份,以维持公共治安,在审时度势下,绝对符合相对称验证标准,更符合公众利益,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他建议特区政府应考虑向终审法院提出上诉,及不排除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以消除公众的疑虑。

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原副院长顾敏康认为,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和港澳办的表态及时表明了立场。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拥有最终解释权,这是毫无疑问的。根据基本法相关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香港法院解释基本法,但相关解释必须令人信服。香港现在面临非常严峻的局势,在公共安全受到严重影响的情况下,特区高等法院的相关判决缺少令人信服的解释。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梁美芬指出,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作出严正声明,为意料中的事。行政长官须向中央政府负责。特区政府应该提出上诉,以厘清宪制权力。

黄国恩:法例在世界非常普遍

香港中律协创会会长陈曼琪表示,中央政府根据宪法和基本法,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以行政长官为主导的行政主导体制。“紧急法”所提到的危害公安的情况及紧急情况的定义及适用性,是国家安全及“一国两制”范围内的重要事项。

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原副院长顾敏康指出,根据基本法第158条规定,“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对本法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内的条款自行解释。”由此可见,虽然香港法院有解释权,但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有最终判定权,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执业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表示,现时香港暴力泛滥,公众秩序荡然无存,暴徒四处纵火破坏,伤人袭警无恶不作,市民人心惶惶,饱受其苦,法官不可能不知情,政府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绝对合宪合法。

陈曼琪指出,特区政府律政司有必要就特区高等法院相关判决提出上诉。与此同时,全国人大常委会也可根据基本法第158条,对基本法行使绝对解释权。

顾敏康表示,这次判决并非最终判决,特区政府完全应该上诉,直至终审法院。此外还有人大释法这一方法,从过往经验来看,这样的判决是完全有可能被推翻的,期待香港的司法监督机制能有效运行。

黄国恩指出,基本法第八条规定除了与基本法有抵触,或经立法会修改,对原有法律予以保留,紧急法能过渡至特区政府,显示紧急法仍然是特区有效的法律,亦是旨在在非常时期赋予行政长官特殊权力去应对,这是非常合理和必要的。他并说,基本法也没有条文禁止特首行使立法权,而紧急法正正就是授权特首在非常时期立法应对香港的紧急情况,这样的安排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或地方都非常普遍,是维护国家安全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手段。

对于裁决“禁蒙面法”的主要内容不符合相称性标准,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执委会主席马恩国表示,裁决只注重小部分暴力示威者的个人权益,却忽视广大香港市民的权益,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才符合整体公众权益。

立法会议员姚思荣指出,这次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清楚解释,中央与特区的宪制关系,并明确说明早于1997年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六十条处理香港原有法律的决定》,已将《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采用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因此,“紧急法”符合香港基本法。

黄国恩还提到,紧急法并无排除立法会监督的权力,因为立法要迅速执行,所以是透过“先订立,后审议”方式进行,立法会仍有权审议引用紧急法所订立的法例。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律师黄英豪表示,包括“紧急法”在内的一揽子法律已通过特区立法机关进行本地立法,并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紧急法”毋庸置疑是符合基本法的。

姚思荣表示,香港高等法院原讼庭的相关判决,严重削弱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依法应有的管治权,更不符合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为正视听,特区政府应提出上诉,全国人大常委会也可采取措施正本清源,厘清有关问题。

他又认为,禁蒙面法有适当的豁免原则,完全没有减少市民游行集会的权利,世界上很多其他国家和地区都有类似的立法,目的只是希望能减少在公众游行集会中暴力发生的风险,保障公众安全。过去多个月游行集会中,蒙面者所用的暴力和所作的非法行为严重,他对法庭说禁蒙面法“对基本权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感到“匪夷所思”,认为法庭的判决“坚离地”,与止暴制乱的良好意愿背道而驰,只会变相要香港市民继续忍受暴徒的暴力蹂躏,强调特区政府理应上诉。

黄英豪表示,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和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发表的谈话。香港正处于止暴制乱的关键时刻,行政长官动用“紧急法”赋予的权力而订立“禁蒙面法”,是符合基本法的。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会长姚志胜指出,特区政府应研究提出上诉。由于特区政府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的判决涉及基本法的相关条文,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必要对基本法的有关条文进行解释,以维护基本法的权威,确保香港特区在基本法规定的轨道上运作。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国务院港澳办表态

他表示,鉴于高院的判决,现在香港警方已宣布暂停执行“禁蒙面法”,这无疑会助长蒙面暴徒的嚣张气焰。特区政府订立“禁蒙面法”时,已参考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的法律,相关规定符合国际人权公约。

香港岛各界联合会常务副理事长叶建明表示,订立“禁蒙面法”既是为了提升法律的威慑力,也是为了阻止更多人参与暴乱,是拯救青少年之举。香港法院相关判决是给止暴制乱添乱,对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依法施政造成负面影响。

11月1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发言人臧铁伟和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杨光就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有关司法复核案判决相继表态。

他指出,香港部分司法机关人员对基本法的认识不足,期待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相关条文的权威解释,让行政长官在援引“紧急法”时更有底气。面对目前暴力不断升级的乱局,香港可以考虑采用国际惯例,成立特别法庭,委任专职法官审理相关案件,快审快判。

叶建明指出,尽快止暴制乱、恢复秩序,这是目前香港社会的主流民意,任何人都不能轻视。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

编辑: 何柏梅

《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符合香港基本法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发言人臧铁伟19日就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有关司法复核案判决发表谈话如下:

11月18日,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作出一项判决,其中裁定香港《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部分条款不符合香港基本法,致使有关条款无效。一些全国人大代表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对此表示严重关切。

我们认为,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特别行政区的宪制基础。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都无权作出判断和决定。

根据香港基本法第8条的规定,包括《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在内的香港原有法律,除同香港基本法相抵触或经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机关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

1997年2月23日,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作出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六十条处理香港原有法律的决定》,已经将《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采用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因此,该条例是符合香港基本法的。

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有关判决的内容严重削弱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政府依法应有的管治权,不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规定。我们正在研究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有关意见和建议。

揭下暴徒的面具!

国务院港澳办:强烈关注

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杨光19日就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有关《禁止蒙面规例》司法复核案判决发表谈话,对该判决产生的严重负面社会影响表示强烈关注。

杨光表示,香港现行的《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经过1997年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确认符合基本法,并采纳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这表明该条例的全部规定都符合基本法。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依据该条例制定《禁止蒙面规例》,即为依照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履行职权。该规例实施以来对止暴制乱发挥了积极作用。

高等法院原讼庭判决《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赋予行政长官在某些情况下制定有关规例的规定不符合基本法,并裁决《禁止蒙面规例》的主要内容不符合相称性标准,公然挑战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威和法律赋予行政长官的管治权力,将产生严重负面社会政治影响。我们将密切关注此案的后续发展。希望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司法机关严格依照基本法履行职责,共同承担止暴制乱、恢复秩序的责任。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