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获奖的作品《金龙宝地》是黄国武迄今为止

0 Comment

甲午正月,踏雪北上,走进了黄国武安置在环铁的工作室,读画谈艺,所见所闻,让我感触尤深。

黄国武出生在粤东的惠来海边,有着农家出身的背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乡村生活成了他一生都摆脱不了的情结。生性朴实而倔强,却不擅言谈、交际,喜独处,好读书(包括古画)。自幼酷爱美术,考入广州美院国画系时,正值新潮美术运动
飚发之际。当时的这股思潮恰好吻合了黄国武身上的叛逆性格。在课堂上老师怎么讲,他就在底下想怎么反着来。1989年,他在第七届美展上崭露头角,获得了铜奖,获奖的作品《金龙宝地》是黄国武迄今为止,画得最老实、规矩且颇得岭南画派真传的一件新中国画代表作。

获奖之后,受到大文化环境的影响,他自觉地站到了反传统的旗帜下,自然也就放弃了这种画法,开始全身心地投入了实验水墨的创作实践,而且一干就是20多年!

他成了南国实验水墨圈里(与他一起的还有方土、刘子建、石果等)的一位代表性人物,并获得了广泛的认同。2005年,广东美术馆为他个人举办了《实验水墨画展》。由此,他的实验水墨创作也就基本上划上了句号。

20多年中,可以归入实验水墨创作的主要是3个系列:《水面系列》(获奖作品《泳》也可以归入这个系列),《过客系列》、《混沌焦点系列》等。以上3个系列几乎都是同时、交叉着进行的。采取多头绪并进、保持一种内在张力和兴奋度,也就成了黄国武的一种个人方式(或称习惯)并一直延续至今。3个系列中,2001年创作、完成的《泳》无疑是一件奠基性或称转折性作品,显得尤为重要。这件作品的获奖(全国第三届体育美展银奖),极大地提升了他的自信心,故其实际意义超过了上一次全国美展的铜奖。理由并不复杂:这件作品是他最早尝试反拨传统笔墨意象和写生中国画模式的成功之作。与《金龙宝地》相比较,它们几乎就是两个相反的创作思路:前者还只是守成中的创新,后者却已进入到了实验水墨的创作实践。所谓实验,体现在这件作品上的主要是抽象语言和表现性手法的巧妙运用。除此之外,这件作品还得益于对人物瞬间状态的大特写和夸张性表达,使得这件作品充满了激情并体现出了一往无前的勇者气概,从而深深地打动了读者的心。可见,成功并非仅仅是因为实验性出了格。

就他实验水墨的创作实践而言,成就最突出、反响最强烈的还要数《混沌焦点系列》。因为这个系列最能体现出与其他实验水墨艺术家的不同之处,亦即是他个人的另类特色。从整体上看,实验水墨艺术家不是走向抽象的思路,如刘子建、张羽、张浩、石果等,就是倾向了表现的思路,如李孝萱、晁海、张立柱、王彦萍、邵戈和后来的刘庆和等,这也成了整个实验水墨两翼展开的总体态势。黄国武却归入不了上述任何一翼,但又有着牵连:从使用抽象符号(如马赛克斑点)和大量水平或纵向的线阵来看,似与抽象性水墨有关;而从人物的表现、浓淡交错的墨层效果来看,他又具有了表现性特质。但他都不曾、也不想把任何一个方向贯彻到底,而只是想确立他自己的意义支点和语言组织的独立系统。

这个系列的意义支点就是混沌。画面上所描绘的焦点:古今人物的共处应当承认,这既是一个独立的切入点,也是创作观念上的一次跳跃式突破(留待进一步分析);世俗场景的再现(如那些酒宴、赌场还有画家记忆中的陈年旧事、故友知己等)。这一切都只是一些浮在表面的现象,而且是被遮蔽了真相和本来面目的假相。而在马赛克一般的符号背后,隐藏着的却是一只操控着一切的无形之手,即是所谓混沌的主宰者。这使我们想起了古希腊悲剧中的命运之神、曹禺设在《雷雨》中未曾出场的第九个角色这也是古往今来,涉及现象、命运主题的一个常规性配置。如今,它被黄国武以混沌命之,就如同是祭起了一面风月宝镜,它的用意自然是要激发起读者对这一永恒命题进行重新阐释。而正处在急速变化中的中国社会,几乎人人都在追名逐利,过着噩噩浑浑的日子,同时也就停止了这样深层次的思考和追问。在混沌的现实中,艺术家的一切努力也许都只是无言的呼唤、孤独的守望,也许什么也改变不了,世界还会更加混沌下去,但又何曾抹杀得了那些守望者所奉献的一份精神价值?

在独立的语言组织方面,主要成就是两项:一是黄式条状线阵组织,纵横交错、似散漫而神聚、时而疾速时而舒缓,并於乱中求整。纯以条状线阵取代了以往常见的块面组织和轮廓线,看似没骨(古代花鸟画惯用技法),其实却暗藏笔锋,所以画面上的人物、器物依然显得坚挺而无軟遢之弊。这在实验水墨画家群体中,称得是独树一帜。

黄国武所独创的条状线阵以及淡墨的运用在《过客》系列中得到了进一步的发挥,从而形成了一种相对鲜明的语言特征。这里尤其需要重视的是淡墨。

董其昌当年曾认为:大雅平淡,关乎神明!以淡为宗成为了中国文人画的一块基石,也书写着历代文人的精神史。自王维、董源起,直至明、清两代,便形成了一个崇高平淡天真空灵超逸的伟大传统。董源、马远、赵孟頫、黄公望、倪云林、董其昌、渐江等,皆为平淡(即是逸品)一路的圣手。究其根源,一是道学,而是禅学。进入近代以后,西风东渐,普遍地追求所谓的视觉效果即是所谓的冲击力(这在一个特定的层面说是合理的),加之功利主义盛行,心态普遍浮躁,便几乎是拦腰砍断了包括平淡天真在内的传统基石(脉络)。

黄国武之所以要重续这个传统,除了他对上述平淡传统有所偏爱、领悟之外,一定还有更深层次的社会动因和心里依据。社会动因是物质主义盛行,功利欲望急剧膨胀,导致了普遍存在的精神危机空虚与迷茫,因而亟须寻找精神上的补充剂。心理依据是他个人遭际所带来的内心深处的一种孤独与寂寞。二者的叠加,便使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平淡与虚无,正可谓:唯淡与虚,精神所寄。

具体的运用之妙,主要在于水的精准把握。分寸在于毫厘之间,水多则过犹不及,水少则墨韵出不来。所以,需要个反复操练的过程。其次在于层次的丰富、变化的微妙,这也关乎淡墨语言品位高低。如《过客》之三、之五、之六、之八、之十等,都已达到了挥洒自如、游刃有余的地步。一股股水润墨韵的冲淡、素朴、隽永的气息扑面而来,沁人心腑,让人久久回味而生余韵。这也正是淡墨运用之功。

在淡墨的运用上,黄国武明确地向传统(后)退了一大步,并尝到了甜头。更有意思的是,在《过客》之一、之七等作品,若隐若现地出现了小写意笔墨山水图式,这一变化说明,黄国武正在整个地调整自己的创作思路,原来的以进为实验,变成了有退有进、进退从容。这一调整促使黄国武摆脱了单纯的实验水墨阶段,而进入了具有当代意义的创造性实践。

《清赏》、《基础课室实录》等系列,还有大量的野外速写,都为新的创造性实践做了有力的铺垫。

《神州行》系列创作是
近一、二年内的事,而且主要作品都是在京郊环铁新的工作室里完成的。新系列之所以产生,首先得益于北京的大文化背景,与南粤相比,这里的创作环境更具活力,也更宽松、自在,促使他去思考创作思路上的一些新问题。其次是是他个人心境的改变。他的情感生活有了新的着落,心情大为好转,使他不仅焕发出了蓬勃的创作活力,并且可以静下心、放开手来从事自己的独立性创作,这才迎来了他创作上的第二春。

6165com,《神州行》系列创作目前正在进行中,局部的一些问题还有待于调整,所以不便过早地下结论。我们仅从大的格局上看,就有了几个明显的变化:

最明显的地方是他又退回到了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小写意山水的传统,从元、明山水的经典作品中汲取了营养但又不是拟古,重拾笔墨,采用了书写性线条,并将原有的表现性的条状线阵淡化并融入其中。人物描绘则回到了似与不似简笔表达,且是以意趣见长。淡墨语言更臻于成熟。在新系列的画面上,桃花源般的田园山水意境成了统一的大背景,这中间有何奥妙?

十大网赌网址,奥妙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反映了他个人精神世界的变化。相比于大都市的花花世界,他的内心更倾向于桃花源般的田园生活和自然山水,那是他生命和灵魂的根系所在。二是他一直都在无声地反抗变得越来越喧嚣、浮华、功利的世俗生活和冷漠、无聊的现实境遇。

网赌十大平台,更有意思的是,他借用了混搭或曰并置的后现代修辞手法,在一幅幅田园山水的意境中,硬生生地植入了一些用精准的轮廓线和色面来表现的时髦男女或者时尚用品的广告牌。这些植入看似无端的,蛮横的,非理性,错乱的,其实却是有意为之,而且合乎了理性和目的性。理由是艺术家正是要借助并置的错位感刺激并触发读者的视神经和思维能力,迫使读者去思考现身的处境和人生的意义:人生的价值是什么?去何处安放我们的灵魂?每幅画面都好比是一个十字路口摆在我们眼前,我们无处可躲,必须作出选择。

目前的问题是,毕竟是两种不同甚至相悖的艺术系统,一个是可游可居的传统型意境,另一个却是单纯的广告式二维平面,黄国武的水墨波普如何能进一步做到熨帖自然、赏心悦目?目前来看,仍是一个难题,需要他一步步地琢磨和实践。

但我相信,办法总是有的。

宏观而言,进入近、现、当代以来,在进与退的问题上,正可谓是百年画史,百年困顿。或只知退不知进,食古不化,迂腐不堪,如黄秋园辈;或只知进不知退,盲目跟风,偏执浅薄,如某些新潮水墨、行为水墨。以上两个偏执皆是进退失据,故而错失良机。由此可见,只有做到了进退有据、古今交融、左右逢源、宽容大度,才是当今水墨艺术复兴的康庄大道。

黄国武的创作历程印证了这一点。如今的他,也已走上这条大道。所以我有理由相信:他以后的创作还会更加精彩。

2014.2.28,完成于南京草履书斋

标签:,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